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新文言-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,学习古文,现代人写的文言文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
海昏侯别传

2016-6-13 10:05| 发布者: 匪圣| 查看: 503| 评论: 1|原作者: 一花一世界

摘要: 昌邑王刘贺逊位就国,好为淫乐长夜之饮,沈湎不治,醉中往往谩骂大将军霍光。时郎中令龚遂髡为城旦,敝衣间步之邸,谏曰:“昌邑群臣坐亡辅导之谊,陷王于不道,为大将军所诛,死者二百余人,唯臣与中尉王阳以数谏争 ...
    昌邑王刘贺逊位就国,好为淫乐长夜之饮,沈湎不治,醉中往往谩骂大将军霍光。时郎中令龚遂髡为城旦,敝衣间步之邸,谏曰:“昌邑群臣坐亡辅导之谊,陷王于不道,为大将军所诛,死者二百余人,唯臣与中尉王阳以数谏争得减死。今臣不敢隐忠,愿进危亡之戒,惟大王察焉!”贺泣曰:“贺愚戆不任汉事,自毁废后,诸客皆去。先生不以贺为不肖,必有幸教于贺也。”遂言曰:“大王自度雄略孰于先帝?”贺曰:“贺也焉敢望先帝?”遂曰:“大王自度亲信孰于左将军上官?”贺曰:“亦不若也。”遂曰:“大将军任事,非先帝雄才难驭也。昔上官见信亲密于大将军,少失其意,父子伏诛。大王才略不及先帝,亲信未若上官,今以废放之身,不思悔过,而昼夜使酒谩骂大臣,此取祸之道也。愿王勿行倒逆,内自揆度,谨自爱也。”贺谢曰:“微先生,贺几死矣!”乃绝宾客,罢长夜之饮,日诵《诗》三百五篇,口不言政事。大将军闻之,遂不复虑也。
    后六岁,大将军卒。贺两手加额曰:“可以无忧矣!”遂曰:“不然。以淮南厉王于孝文帝之亲近,犹且见忌。大王无淮南之亲,今上犹存孝文之忌。大王欲求自全,当刻意自毁,行污于庶人,终王之身,绝交宾客,或可避嫌也。”贺曰:“善。贺知所为矣。”于是复起长夜之饮,嬖於妇人。奴婢在中者百八十三人,闭大门,开小门,廉吏一人为领钱物市买,它不得出入。
    宣帝疑之,遣山阳太守张敞觇其所居。敞入昌邑王邸,时贺年二十六七,为人青黑色,小目,鼻末锐卑,少须眉,身体长大,疾痿,行步不便。衣短衣大绔,冠惠文冠,佩玉环,簪笔持牍趋谒。敞与坐语中庭,遍阅贺妻子奴婢。敞欲动观其意,即以恶鸟感之,曰:“昌邑多枭。”贺应曰:“然。前贺西至长安,殊无枭。复来,东至济阳,乃复闻枭声。”敞阅至子女持辔,贺跪曰:“持辔母,严长孙女也。”故执金吾严延年字长孙,女罗紨,前为昌邑王妻。贺妻十六人,子二十二人,其十一人男,十一人女,贺奏名籍及奴婢财物簿。敞前书言:“昌邑哀王歌舞者张修等十人,无子,又非姬,但良人,无官名,王薨当罢归。太傅豹等擅留,以为哀王园中人,所不当得为,请罢归。”贺闻之曰:“中人守园,疾者当勿治,相杀伤者当勿法,欲令亟死,太守奈何而欲罢之?”畅归,奏言:“昌邑王衣服言语跪起,清狂不惠。且天资喜由乱亡,终不见仁义,诚不足忌也。”于是上意稍怠。
    其明年春,或上书发龚遂谏昌邑王阴事。上怒曰:“吾固知昌邑之智不及此!”于是征遂为渤海太守,且诏昌邑王贺为海昏侯,食邑四千户,就国豫章。
    居数岁,上复使豫章太守卒史孙万世阴于贺交通。万世尝从容问曰:“前见废时,何不坚守毋出宫,斩大将军,而听人夺玺绶乎?”贺曰:“然!失之。”万世又以贺且王豫章,不久为列侯。贺曰:“且然,非所宜言。”万世具奏有司请逮捕。上曰:“削户三千。”贺知为万世所卖,叹曰:“恨不从龚少卿之言!”于是愤懑而薨。贺死,子充国嗣;充国死,弟奉亲嗣;奉亲复死,国除。元帝即位,复封贺子代宗为海昏侯。
    论曰:废放之人,存难亡易,海昏侯处嫌疑之地,以清狂不惠自全,而思防不足以自卫,卒见削户。若夫招祸取咎,无不自己也,宜深察焉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萧萧水音 2016-6-20 10:01
以假乱真,诚佳作也!

查看全部评论(1)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   

GMT+8, 2018-12-17 23:02 , Processed in 0.107015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新文言

© 2015-2020 新文言-文言创作交流平台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