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新文言-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,学习古文,现代人写的文言文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
《翁与犬》

2016-4-24 00:22| 发布者: 汉上谪仙| 查看: 2201| 评论: 3|原作者: 立仁重返

摘要: 老朽跟一帖。鄙文所记乃多年之旧事,至今难以忘怀。 《翁与犬》 翁,失其姓字,襄阳西鄙人。孤老。性开朗,村人喜接济之。 翁豢一巨犬,体硕如犊,通人性。翁外出,若晴雨莫测,每留犬独守。若雨,犬收衣 ...
老朽跟一帖。鄙文所记乃多年之旧事,至今难以忘怀。


翁与犬


    翁,失其姓字,襄阳西鄙人。孤老。性开朗,村人喜接济之。
    翁豢一巨犬,体硕如犊,通人性。翁外出,若晴雨莫测,每留犬独守。若雨,犬收衣、覆粮,内外呼哧奔跃。邻里皆誉而羡之。
    是年,豫南盗牛贼夥猖獗,襄阳县辖,尝一夜失耕牛数十。一日,邻人晨启户,犬奔入,作揖、啮足、牵衣、匍匐,怪状百出,邻人不解其意,随犬诣翁。翁与犬话数语,乃谓于邻人曰:“大黄失矣。”大黄者,邻人之耕牛也。犬素与大黄善,每作捕猎规避之戏,大黄多容让之。邻人趋视,已牛去栏空矣。翁曰:“唤二娃发动拖拉机,汝,速聚人手,随老夫去也。”于是,犬端坐于车首,翁如随征之军师,立于犬侧。十余精壮,荷锄携杖,唯犬首是瞻。车行无几,犬示意小径,众弃车,缀犬徒步疾走。至一僻处,有弃窑。二守护人见来者不善,落荒而逃。众入,大黄与犬正耳鬓斯磨矣。
    又年新元,城居之旧友招翁饮。翁酩酊。午后,执意归。时值未申,彤云低暗,朔风凛冽。翁与犬弃道就江堤,逆汉水而行。无何,翁渴而思饮,然江堤高危,去江流甚远,不可得。及至一工厂后墙处,有废水自堤侧出,顺浅渠蜿蜒达江心。其水灰白,其渠粘滑如膏。翁如渠,探身取水,不意滑入渠中,直落疾下。犬跃入,亦滑不留足。至江流,没腰焉。犬衔翁衣裤拖拽之,虽未脱困,幸未遭没顶之祸。久之,翁之下衣、鞋袜为犬所裂。人犬相持,随江水下移里许,至一江湾码头,翁终为犬拖至滩头。
    既而市人相传告,围观者蚁聚。犬忧翁见害于人,惕惕然。然翁衣尽湿,下体裸于寒风,足腿为犬齿爪所糜处,伤痕斑斑,唇青面白,昏昏然也。须臾,公人、医者群至,则犬狂吠不止,声如吼,方丈之间不得近。人以套索、铁链加诸暴犬,然每险伤自身。相持既久,恐翁有性命之危,或下毙犬令。一众铁棒相加,转瞬,犬肢折体裂,呜呜哀鸣,以头股及地,腾挪至翁怀,伸舌作舔昵状,探之,已无气息。翁则为众送医脱险。
    后,地方报纸连篇累牍,所颂,毙犬救人者也。
    翁得悉心护理,其愈也速。
    余得市民传,翁失犬,自闭不与人通吊庆,其后不知所终云云。

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文普 2016-4-18 11:52
多谢商先生赐文!
这则故事感人,文字也很好!

文斗场板块,主要是相同题目的文言交流互动,所以文虽美,却与版块主题不符啊
我把这篇转移到散体板块去吧?
引用 立仁重返 2016-4-18 12:18
文普 发表于 2016-4-18 11:52
多谢商先生赐文!
这则故事感人,文字也很好!

先谢版主加精!初来乍到,不谙门户,见笑!
引用 laoyue 2017-10-2 20:27

若稍加斟酌,或辞藻益美!

查看全部评论(3)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   

GMT+8, 2018-12-17 23:20 , Processed in 0.128800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新文言

© 2015-2020 新文言-文言创作交流平台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