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新文言-文言文创作交流平台,学习古文,现代人写的文言文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
丙戌秋行關中記

2016-4-10 00:26| 发布者: 汉上谪仙| 查看: 815| 评论: 3|原作者: 雪域桃源

摘要: 丙戌閏七月壬辰,晨發渭南,午至華縣。縣治在南山之陰。山川平曠,物豐人稠,即古之華州也。暮宿縣驛,時雖爲夏,已感秋涼。至夜子時,天微雨,漸有寒意。翌日,泥淋浸道。未著雨具,步行于市。至府衙,衣衫皆濕。午 ...
丙戌閏七月壬辰,晨發渭南,午至華縣。縣治在南山之陰。山川平曠,物豐人稠,即古之華州也。暮宿縣驛,時雖爲夏,已感秋涼。至夜子時,天微雨,漸有寒意。翌日,泥淋浸道。未著雨具,步行于市。至府衙,衣衫皆濕。午與華州水衙吏馮琳把盞共食。食畢,復歸館驛,伏案工作。如是者凡五日。辛卯,事竟告歸。暮時大雨,琳藉以傘,與妻李氏送余至車站。告琳曰:“若至東府,請君伉儷至舍下。”戌時,歸市水衙。
丙申,雨霽。午發渭南,暮至華陰。天氣清明,雲饒南山,樹木蔥蘢,真勝地也。至水務衙,與衙吏鄒慶盈等議事。夜宿于衙所,館舍甚陋,為三人居。夜半,侍者送同宿來,驚起。至是不寐,不能安枕。平明即起,兩餐而外,伏案公務不輟,至暮方罷。當夜,侍者又送同宿二人來。二客爲販油賈,初進即答論其道,喧嘩甚噪。余不堪其擾,遂出散步。樓上有平臺,漫行其間。時明月在天,清輝灑身。默思諸事,不勝慨然。歸宿,二客鼾聲如獅鳴,徹夜不得安息。翌日,二客辭去,夜復有新客來,如是者四日。庚子,事竟。時值周末,電上官請歸,許之,遂歸。
庚子,午時,發華陰。乘車尋官道奔潼關。道側樹木豐饒,阡陌皆碧,農耕于野。未逾時,車漸近潼關老城。遙望晋地,風陵渡挑然在目,峭壁雲崖,森然如黑鐵。渭水東來,與黃河匯于斯也。眺望之,二水碧藍如翡翠。訝異之,問同行者,無知之者。暮歸家,問安嚴慈。父云:“近日兒當去何地?”對曰:“居家二日,當奔大荔。”母云:“當惜身,勿得勞甚。”諾之。居家二日,癸卯,歸東府。
甲辰,與張公奔大荔。至上漲渡,道渭水橋渡之。下皆農田。阡陌縱橫,碧綠如毯,岸闊十餘里。張公云:“癸未七月與乙酉九月,渭水暴溢,汝見乎?”對曰:“未見。”張云:“堤內臨水六尺,壩內二十餘里皆沒之。”自車中望渭水,安瀾靜謐,淡黃微混,异于風陵渡。心訝疑之。張又云:“北地諸河皆如此,日後汝當按驗之。”尋過渭陽村,道甚平直,杆然如筆。二側多梧桐樹,多粗直,不若別地梧桐之高峭。遙見一塔,凡九級。或告云:“此來化塔,宋時所建,寶殿早圮,無寺僧。”余遙望塔身,默以祈之。
稍頃即至大荔。大荔,古之同州府也。故地企業、商賈多以地名其號,若“同州飯莊”、“同州醫院”之類。或有以“同洲”代“同州”者,同音訛誤,其人不識字故也。城中酒肆雲集、商賈林立,狀甚繁華,關中諸縣城,罕有匹者。及至,與縣水衙僚友王劍鵬等會。日中,王邀食,共飲于館。大醉,臥于舍。暮,王複邀飲,辭之。再請之,不得已,復飲。醉歸,複臥于室。夜突醒,不得安枕。翌日,伏案行公務。如是凡三日。丙午,請歸。當日夜,王驅車親送至渭南。
在東府居二日。庚午,又至同州,與王交接公務。午飲于館,暮即歸。
桃源堂主人曰:古云:涇渭分明。同之爲水,其別何大。鶏犬僅謀于稻糧,不思及他。彼厚此薄,左枯右榮,非人之可自决也。既生于天地之間,惟快心適意而已。如此即可,夫復可求耶?
2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上一篇:黔游三札·青岩下一篇:六姑泉記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白衣卿相 2016-3-24 17:23
桃源老师的作品都很贴近生活,非常有意义!
引用 汉上谪仙 2016-3-27 23:58
人生于世,诸事在身,劳形苦心,概不能却。再览桃兄之文,想见自身矣。
引用 雪域桃源 2016-3-29 08:52
多謝二位兄台評點,拜謝。

查看全部评论(3)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学文言 写文言 新文言    

GMT+8, 2018-12-17 16:39 , Processed in 0.105062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新文言

© 2015-2020 新文言-文言创作交流平台

返回顶部